游戏法师p当堂姐出现在我家里时kisi

2020-07-16 02:26:49 苏州星座网

当堂姐出现在我家里时,我还是感到有些意外,虽然前不久我们之间通过一次,她已经表示过要来我家。堂姐看到我也不太自然,她本来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的,看到我回来忙站起来说,下班了?她把声音说得很响,想是显得亲热,不陌生,但说得声音太响,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把后面的话题也给打断了,一时接不上来。然后她就站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了。我忙说,姐,你坐。我进屋后陪她坐在客厅里,两人一时想不起话从何处说起,气氛有点沉闷。

堂姐是我伯父的女儿,但很长时间没来往了。堂姐说是来看看她婶婶,也就是我妈,其实是叫我们去喝酒的,堂姐在温州盖了个房子,搬家的时候,想叫我们去热闹一下。

听说堂姐在温州盖了房子,我由衷为她感到高兴,能在温州建起房子,不容易。我说,你盖房子那么忙,怎么还有时间跑过来叫,打个过来就行了。

堂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她也想借此机会来看看婶婶,长期没走动都疏远了。

我问在温州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她说,生活还算过得去,但打工总是辛苦,来钱不容易。

我说,能盖得起房子,不简单。

堂姐说,自己没房子,总要有个住的地方,心里才踏实。一家人到温州一直是租房子,很不自在。

说到房子,堂姐渐渐活跃起来。她说,一家人在温州租点房子住下来后,夫妻俩日夜干活,就是想有个房子。第一年也确实挣了几个钱。她高兴地拿着钱想把它存进银行,可是房东却告诉她,房租加了,几乎提高了一倍,一年辛苦只够付房租。第二年姐夫工厂不景气,半做半停的没几块工资,老板还拖欠着。堂姐最后一次去讨工资时,干脆连老板也跑了,工资自然泡了汤。夫妻俩垂头丧气地回到出租房,房东站在门口,问我们房租在哪。堂姐说,在老板那里。房东说,老板呢。堂姐说,我也在找他。房东可不管这些,不交钱,就一件件往外扔东西。看着那些打工的人高高兴兴地回家过年,自己却就要睡大街上了。幸好堂姐打工的那家工厂要找个看守厂房的,她就把家搬到厂里,这样才安顿下来。一家人几年做下来手里有了几个钱后,就匆忙去找房子。可是那点钱根本不够什么。她想那就再省几年吧,等觉得挣够了钱,再去找房子时,房价早就涨了。挣的钱总是涨不过房价。看看城里买不起,就到城郊乡下去买了地基自己建了这个房子。

堂姐末了很舒心地笑了。看得出来,她为自己能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而自豪。

堂姐十六岁那年,一个陌生男人在一位亲戚的带领下走进她家。那时伯父生病已经起不了床了,两人就直接去了伯父睡觉的房间。伯父在那位亲戚的帮助下,坐起来靠在床壁上,那双昏暗的眼睛在男人身上停留了很长时间。伯父用空洞的眼睛在男人身上不停地扫描,想发现点什么,但显然不能发现有用的东西,他只有无力地低下头。那位亲戚说,你看怎样?伯父说,问一下秀云吧,以后的事要她自己决定了,她中意就行。亲戚就出来问堂姐。堂姐一直坐在灶前的角落里,手里拿着把火钳不停地划着。她一直低着头,说,问我爸。

那亲戚又走进伯父的房间,但没有再去征求伯父的意见,说,我看也差不了,那就这样定了吧。

伯父说,好像年纪大了点。亲戚说,其实也不大,只是长得有点老成。伯父又说,看去老实了点。那亲戚说,人实在一点好,才能安心在这里呆下去。

伯父点点头说,那就这样吧。那个男人就被伯父招回来当了上门女婿,成了堂姐的丈夫。

伯父说,不知能不能安心在这里呆下去。

那个亲戚说,没问题,没问题,以后这里就是他的家了,有什么呆得下去呆不下去的。但伯父还是不放心,在将要去世的时候,把我父亲和几个亲戚叫到一起,留下遗言。

伯父和父亲好像不是两兄弟,平时很少来往,遇到什么事说话也冷冰冰的,一句两句,简简单单,从不多话。一两年前,两家为什么事还吵了一架,挺凶的。那时我们都有点知道亲疏了,我和堂姐两人本来玩得好好的,听到大人吵架,都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父母这一边。大人没什么,我俩却吵得很凶,直到父亲看我们要打起来才停下来狠狠拉着我回家。为此我们不来往了一段时间,一次,我经过她家门口的时候,堂姐还踢了我一脚。我打她不过,就远远地逃了。不过,她为此也受了伯父一顿打。伯父很少打她,不过为这事伯父打了她。但有一天,我们与邻居孩子打架时又很自然站在了同一边。伯父和父亲也一样,争吵归争吵,有事这就是规律。那怕依靠雇佣军情总又会在一起商量。[NextPage]

伯父先是对姐夫说,希望姐夫一家在我们村好好生活下去。

姐夫人老实,说不来话,有点迟疑不决地说,总要想办法生活下去。

伯父对姐夫的回答很不满意,说,你其实还是有点想回去。然后把堂姐很郑重地交给我爸,要我父亲像自己女儿一样照顾堂姐一家。父亲说,你放心,我会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照顾好秀云的。伯父对堂姐说,你要多听叔叔话,有什么事多跟叔叔商量。堂姐一直呆呆地站在旁边。她只有父亲一个亲人,没有母亲,听说在她一周岁时,伯母生了莫名其妙的病去世了。

伯父最后才说出他真正想要说的话,也是最关键的话,他对在场所有人说,房子只准住,不准卖。如姐夫一家在我们村生活就把房子给他,如果以后不住我们村就把房子给我。

伯父与父亲不好,但对我挺好的,到他家常会给我一两颗糖,或一两片饼干,有时也让我在他家吃饭。现在我才知道,这是有原因的,我以后在宗谱上要挂在他的名下。在玛园,兄弟中有人一直成不了家或名下没有男丁时,其他兄弟会把男孩中的一个过继在他名下。按照这样做法,在造家谱时,我就在伯父名下。伯父也好像认定这样的事实,所以对我特别好些,我到他家玩和吃饭也是挺随意的。

我父亲也流下眼泪说,那不好吧,相信堂姐会在我们村子生活下去。

伯父显得有点不耐烦地说,就这样,不要再讲了。他又对堂姐说,云过来,替爸爸给叔叔磕个头。

堂姐坐在那里迟迟未动。堂姐对我也比对我哥哥弟弟要好些,可能把我当亲弟弟了。我站在堂姐的背后,见堂姐坐着没动,我以为她没听到,就用手轻轻地提醒一下她。堂姐好像忽然觉得我很讨厌,拿胳膊肘用力捅了一下我。

伯父说,云。堂姐一惊,就跪在我父亲面前说,叔叔以后我就多依靠你了。

爸爸忙把她扶起来说,不用,没事。然后对伯伯说,秀云就是我亲生女儿,有我们一家吃的就有她一口。

伯父点点头。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良久,爸说,放心吧,秀云夫妻俩会在这里平安地生活下去,把这家守好的。

伯父去世后,堂姐在村里第一次和人发生矛盾却是和我母亲。

过了腊月二十三,各家开始忙着办置年货了。那天早上,母亲起来把黄豆分好,放进水里浸泡,准备第二天做豆腐。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秀云不知什么时候做,然后对我说,你去和秀云姐说一下,我们家明天做豆腐。我跑去对堂姐说,我家明天做豆腐。她想了下说,我也明天做。我回来对母亲说,堂姐说她也明天做。母亲就有点急了,说,这怎么可以,两家都同一天做,石磨忙不过来,叫她迟一天做。我母亲就自己过去对堂姐说,我把豆都浸到水里了。豆浸在水里时候太长会发酵掉没用的。堂姐说,我就要明天做,明天不做来不及了。说着也把豆拿出来放进水里。母亲说,你这不是故意抬杠吗。堂姐说,磨又不是你家的,为什么就要让你先用。妈妈说,那石磨也不是你家的。两人为此吵了起来。堂姐说我妈是看她爸爸不在了,欺负她,想赶走她,好拿走她的房子。她说,不但想拿走我的房子,连个磨盘也想霸占,心太狠了吧。

石磨是爷爷留下来的,放在我家。爸爸从外面干活回来,听堂姐骂得有点离谱了,骂了妈妈一通后也训了她几句,堂姐就哭了,哭得很伤心。第二天,父亲见她没来磨豆腐,让我去叫她来磨。正好听见邻居美莲婶在旁边挑拨堂姐说,这不是明显的争家产吗,这又不是她的,是你爷爷留下来的。堂姐发着牢骚说,不磨了,不做了,夹生吃了。然后她把豆拿到美莲婶家里的石磨上磨来做了豆腐。

往年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家与伯父家都会坐在一起吃个饭,但这年春节堂姐没来我们家,我们也没去她家。堂姐本对我是最亲的,现在反过来了,变得看我特别不顺眼,远远的看到我,就把头转到别处去了。这时我也开始上学读书了,就没去她家了。

因为石磨的事,堂姐和美莲婶走得很亲近,一点瓜子与炒米糖也交换着吃。美莲婶是远房堂叔英群的妻子。但好景不长,不到半年时间,堂姐和美莲婶又打了一架。[NextPage]

初夏的一场雷雨下来,堂姐房后水沟里的水从墙缝中漫到屋子里面来。姐夫出去清理垃圾。美莲婶说姐夫把垃圾污泥掉在他家门口,把路弄脏了。美莲婶的房子在堂姐房子的后排,比堂姐的房子高出近一层楼,她家大门正对着堂姐家的二楼后门。从美莲婶家房子出来是道路,道路前面就是堂姐房后的排水沟。水沟上还有一条小木桥连着道路和堂姐家的二层后门。那年春节堂姐和美莲婶几乎都是在美莲婶家门口廊沿下度过。经过一个冬天的积累,房后排水沟里塞满了春节期间留下的鞭炮的纸屑、年货的脚料、美莲婶和堂姐嗑下的果壳。姐夫说是她把垃圾往水沟里扫,把水沟塞满了。美莲婶说是堂姐犯贱,整天在她家门口。堂姐夫听了,说,还不是你整天叫。美莲婶骂话就有点恶毒起来,说,我是没叫她,我家英群叫她差不多。姐夫说,那么说来,原来有人天天叫秀云,其实是难过了想叫我,可惜我还没听出来。以后你不要叫秀云,直接叫我就得了。英群听到这里就插上来了,抓着姐夫扭打起来。对方一家大小仗着人多,待堂姐听到声响出去时,堂姐夫头被打破了。

听说堂姐一家和人打架了,父亲母亲也匆匆放下手头的活儿过去。父亲把堂姐夫扶回来,母亲很激动地帮着堂姐与美莲婶对骂。

堂姐要把对方打回来,可是势单力薄,就去枫坪把姐夫的兄弟等一帮人叫过来。

爸爸不同意说,总还是邻居。

堂姐不肯,姐夫的两个兄弟也不同意,说兄弟在村里这样被人打了就算了,那以后怎么在村里生活,一个个还不爬你头上拉尿。一定要把他打回来,门头官司不能输。

父亲说,总是外村过来的,做事忍让一些。

这时村里老人出来调解说,邻居之间偶然的矛盾纠纷总是有的,真的人被打了总是先去把人医治好,再调解。打,解决不了问题,也不是理。

说到医治,双方推推搡搡间,突然美莲婶也说被姐夫打了,不知怎么回事,也头上血糊糊的去了医院。

这时村里也有人说,这本是我们村里邻居间的纠纷,你去把外村人叫来,不是给我们村颜色看?

本来堂姐占着理的,结果反而显得理亏了。堂姐又哭了一回,说父亲不帮她,向着外人。

垃圾事件后,姐夫总觉得在村里矮人一截,低着头,见人让三分。我们两家关系好了些,但姐夫在村里却不合群了,走在村里显得有点孤单。

到了这年冬天,堂姐和姐夫开始隔三差五地往枫坪跑,家里东西一件件往枫坪搬,等父亲发现时,家里东西已经搬得差不多了。

那天早上,父亲经过堂姐家门口,见堂姐夫兄弟几个人理了东西往外搬。我父亲过去问做什么事情。他们几个就停下来,姐夫支支吾吾。堂姐说,他想回到枫坪去住。

父亲生气地说,为什么要搬到枫坪住?住这里与枫坪不是一样?

姐夫说,平时说是一样,但遇上什么事,最后让人吃亏的总是外地人。

父亲就不好说什么了。父亲也觉得自己在垃圾事件上,没有照顾好他们。

父亲骂堂姐说,你爸白生你白养你了。堂姐说,我们两边都住住吧。

父亲说,那要搬东西干什么?父亲到堂姐家里去转一圈,发现里面东西已经空空的搬得差不多了。这样姐夫就不在我们村,回到他原来的枫坪生活了。当然堂姐也只有无奈地跟着姐夫到了枫坪村生活。我父亲常常一个人很生气地说,伯父白养了这个女儿。

堂姐到枫坪生活后,就没回来过,清明节也没回来上坟,过年过节的都是父亲去给伯父上香做祭祀。父亲很恼火,每次回来都要骂上一通。[NextPage]

忽一天,堂姐来到我家。父亲以为她想起伯父了,所以对她很热情。但她却说是想卖掉房子。父亲本来对姐夫不守当时婚姻诺言的离开就很不高兴,骂她不孝,觉得自己没有留住堂姐一家对不起伯父,现在听说还要卖房子,父亲就更生气了。他说,你过年过节不祭奉也就罢了,现在还想把房子都卖掉,准备把你父亲的香炉碗扔到门前溪里去?

堂姐说,我把香炉碗提到枫坪去。

父亲说,你碗提得过去,你父亲的魂可过不去。

堂姐说话就不那么和逊了,说父亲不想让她卖房,其实是想霸占她的房子,当初就是想把她赶走,就是想要她的房产。堂姐对那件事还耿耿于怀。

父亲也生气了说,我当初就说了,我也不要这房子,但是你父亲临终有交待,不卖这房子。

堂姐说,父亲虽然说房子只能住,不能拆,但现在政策变了,实行计划生育了,生儿生女一样了。

父亲说,你要走,脚在你身上,没办法,房子,坚决不让卖。国家实行计划生育,生儿生女一样,但也没说,你父亲的遗言可以不用遵守了,可以不要父亲了。

伯父去世的时候,虽这样说,但堂姐总是他女儿,房子总还是她的,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房子不住人,没人管理很快会烂掉的,房顶瓦片不翻,很多地方已经漏水了,于是一家人又坐下来商量。堂姐说,不卖掉也烂掉。父亲想了下,叹口气说,真要卖,那就卖给我吧,房子不用拆了。你什么时候想到这边来住住也可以。堂姐和父亲又叫来亲戚朋友当中间人过来议价。价格出来后,堂姐觉得低又不卖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争执与协商,后来房子还是卖掉了,卖给了我家。

房子卖掉后,伯父的香炉碗放在我家,堂姐一家就与我村变得没有关系了,也不再与我们来往,我们两家关系也降到低点,直到堂姐夫兄弟打架。

堂姐夫回到了枫坪以后,好像也没融入村里,照样孤单,到外村去呆了一两年,再回来就有点寄在父母篱下的感觉。勉强生活了几年,到了三兄弟分家时终于遇到了麻烦。堂姐夫一家三兄弟只有一幢浅浅的三间房,也正缘于房屋田地紧张姐夫才出去当上门女婿。当初姐夫来堂姐家时,一家人事前有过一个约定,家里拿钱出来给姐夫筹备婚礼及伯父的丧事用,家里房子则给另外两兄弟。当时堂姐夫搬回去时一家人是力往一处使的,想着齐心协力支撑着这个家,自然没认真商量这个问题。很快随着二弟然后是三弟的结婚,这个问题就日益显露出来。堂姐一家原来是住在堂姐夫父母家里的,在三弟结婚时,她把房子腾了出来。我们这儿的习俗,房子是不给别人结婚,生孩子的,如给别人结婚生孩子,房子的风水就会给别人带去。这样搬出来的只能是堂姐一家了。

房子一搬出来就搬不回去了。到三兄弟分家时,又出了田地的问题。当年田地承包分产到户时,堂姐一家在玛园这边,枫坪自然没分到。分家时,兄弟两个就有言语了,主要妯娌之间,说话更直白些,她们说早知房子没有,田地也没有,我们俩就不嫁过来了。现在叫我们拿田给他,我们怎么生活,他倒好,说是出去,又回来,两边都占,现在在玛园还有田租呢。我们呢,还欠着一屁股债。

堂姐夫说,那玛园房子不是早卖了?

堂姐夫的弟媳妇说,谁叫你卖了?卖了也挣了钱的。钱又没给我们。

堂姐说,钱是没给你们,但也支持了家里,还给你筹办婚事、彩礼呢。

弟弟听了就不服气说,照你这样说起来,我老婆还是你给娶回的呢。

兄弟两个越吵越凶,不知谁先动的手,堂姐和妯娌几个打了起来。一下子事情又闹大了,他两个弟媳都去把娘家的人叫了过来。怎么办,堂姐没父母,兄弟。父亲听到这个消息也叫上几个人过去,包括英群也都去了。[NextPage]

本来那两个弟媳吵得很凶、叫得很响的,见我们也有这么多人过去,语气软和了些。三兄弟,一班亲戚坐下来调解,那边接着争吵。说着说着这回把矛头转向了父母。

堂姐气呼呼地说,没本事盖房建立体系子别生那个儿子。

堂姐夫父亲,看着堂姐,抖动双手,半天想起什么似的流着眼泪鼻涕说,秀云,好了,别说了,我没本事也没办法,人已经老了,只要你有本事,把房子盖多点给孙子我就高兴了。我生已经把你们生了,盖房子也没本事,只好先走一步了,好给你腾地方吧。说完他站起来进入自己房间,反手关上房门。

那咔嗒一声拴门声,让父亲一下子明白过来,他上前一脚,踹开房门。姐夫的父亲已拿出一瓶农药往嘴里倒。大家七脚八手夺下老父亲手中的农药瓶,再把他送到医院抢救,才结束了这场争吵。

堂姐知道自己闯了祸,在旁边有点不知所措。

父亲转身对堂姐说,你妈怎么生出这样一个女儿。

这回是堂姐说,好了,好了,算我不对。

父亲说,那么你还认为自已很有理?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一家人再合住下去也不可能了,没办法,堂姐夫的父亲就把亲戚都叫来当裁判与见证人,把家分掉。一家人坐下商量分家时,堂姐却说房子不要了,田地也不要了。她说,没本事,只怪自己命不好,有本事自己盖幢起来,谁也抢不去。

开始别人以为她是说气话,但堂姐很明确地说,房子不要了,你们还商量什么,都回去。

见堂姐真的不要了那房子,父亲也不好说什么,父亲回来的时候,对堂姐说,如没有更好的安排,还是先回到玛园,那老房子还空着,可以住。但堂姐没回来。

没了房子,没了田地,堂姐就像天上的云一样飘起来。好在那时国家实行了改革开放,温州办起了大大小小的工厂,需要工人,我们这一带有很多人到温州打工。春节后,堂姐夫妻俩也去了温州。

去了温州后,堂姐几乎和我们失去了联系。那年父亲去世也没有告知她。在通知亲人的时候,大家讨论要不要通知堂姐。母亲说,就这么一个叔叔,平时争吵归争吵,总是自己家人,告诉还是要告诉她的,来不来是她的事。可要通知时,却没法通知,只知在温州,但没也没有通讯地址,温州那么大到哪里去找呢,再说大家都忙,为了一个人再叫一个人专门去找她也不现实。我们没有通知她,但她不知从哪里得知消息,还是赶来了,而且哭得很悲伤。

丧事结束后虽然心中的那股子气是没了,偶尔会打听一下对方的情况,但也没什么联系,有些事情也是七转八转传过来的。

堂姐离开枫坪后,就如天上的一朵云,在城市上空飘来飘去。云在天上飘,它有家吗?它也有,它想家的时候就会变成雨,一头扎下来。堂姐也一直想安个家,让自己安定下来。

就在她望楼兴叹的时候,堂姐看到有人在城郊田畈边上搭棚居住。堂姐看了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新房。她忙去找人给自己买了块地开始搭建房子。

堂姐平好地基,正在砌墙,过来一群人,说这是违章建筑,带头的叫大家别建了,建好的也要马上搬走,自己把房子拆了,不拆过几天就推土机过来把它推掉。说过一通后,发给每户一张停建通知书。在这里建房的人一多,就惊动了城建部门。姐夫有点犹豫,不知建还是不建。有人也劝肯定要被拆了,别浪费金钱与精力了。也有人告诉她,这种事是说不清楚的,三五个月不一定,十年二十年也有可能。堂姐想了下对姐夫说,不要管那么多了,先建了住上再说,如有两三年就够本了,万一能住上三五年,那就赚了。堂姐把搭成的两间房,前后一隔,成了四个房间,夫妻俩一间,孩子一间,厨房一间,还有一间做了客厅。中间还做了卫生间。堂姐说,虽然知道住不长久,但睡进窝棚那晚心里感觉特别踏实,住得很放松。那点投入和租房子一样,但住的自己的房子,由自己折腾,没人干涉,想想也还是值的。第一次住进这窝棚时,感觉竟有点奢侈。[NextPage]

因为城市建设,窝棚终于给拆了,堂姐又继续想办法安她的家。堂姐又买了间地基自己建房,这回是手续齐全的合法房产。但动工那天,又遇到个麻烦,路口那户人家不让建材运进来。他说,那门前水泥路面是他个人浇的,车子从上面过去会压坏路面。堂姐说,坏了,我负责修。对方说,现在变公用的了,当时浇水泥路的费用要出一半。堂姐说,这不是明摆着逞强吗,路是公共的,你家门前浇水泥地,我家门前不也要浇吗,我找谁去,有什么道理不让人走。你不让走就不能走了,我房子建在这里,以后还怎么出入。对方叫来几个人拦着。那时堂姐在温州打工也认识了一些人,也叫了一大群人过来,双方就这样撑着。

堂姐在这场冲突中指挥得很有水平,火候把握得相当好。她先是乘对方人少,把车子开过来,后来对方人多起来了,她就叫人退回来,看看对方疲软下去了,就又叫几个人冲过去,推几下,那边人多起来,这边又退回来。这样走了几个来回,闹出不小动静,最后惊动了居委会和警察。双方被叫到派出所调解,决定由居委会主持,统一负责把小区的路都浇上水泥路面,统一管理维护,而住在这里的人都交费用。事情终于得到完满的解决。能给小区都浇上水泥路面,也算做了件好事。堂姐说,想想以后还是要做邻居的,不能太过。

经过二十多年的省吃俭用,堂姐终于建成了一间完整地属于自己的房子。

堂姐笑的时候,我发现堂姐脸上布满皱纹。堂姐老了,老得和我妈差不多。因建这房子,因那些门头官司,花费了堂姐太多的精力。

堂姐儿子结婚的时候没叫我们喝喜酒,嫁女儿也没叫,现在盖了新房子,迁新居了,一定要我们过去喝酒。因为生活在外地,怕场面冷清了,让周围的人看不起,堂姐就想多叫几个亲朋过去。在父亲丧事上,我们没有什么心情坐下来聊家常,联络感情,散去后大家都忙自己,也没什么来往,直到现在。虽然通过一次,但是还是担心我们不去,所以先过来走动一下。

我们之间气氛很快融洽起来。我感到口渴,想去倒杯水,她很快跑进厨房给我端了杯水。我接过来说,你来我家要你倒开水,不好意思。她就显得很生气地责怪我说,一家人,怎么说这样的话。后来又说些村里家里的往事,到了晚上就是一家人的感觉了。

堂姐走的时候对我说,你一定要来,我到车站来接你。这有什么好说呢,我忙向她保证说,一定,一定。她又到我姑妈等亲戚家里走一趟,对他们说我也去的,如果难找就和我一起去。

堂姐摆酒那天,我早早就出发了,我没去过那个地方,开车又是个新手,好几次开错了路。堂姐很着急,一次次打来。我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她家。

当我带着一帮亲戚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看着我半天说,你一帮兄弟姐妹都来了?我看到她的眼睛湿润了,我也感到自己鼻子酸酸的,说,是的,都来了。堂姐忽然醒悟过来似地转身很响亮地喊着堂姐夫的名字说,快过来,把客人带到家里去,我兄弟来了。

亲朋好友挤满了新房,这时有人拿出鞭炮烟火放起来。在鞭炮声中堂姐家热热闹闹地摆开了宴席。

(:郭婧涵)

左颈动脉有斑块
动脉血管堵塞怎么办
经常心绞痛
左颈动脉有斑块
动脉血管堵塞怎么办
经常心绞痛
延展阅读
公开的写真中秀智身材纤瘦

miss A秀智最新时尚画报公开 清爽自然22日 Miss A成员秀智为代言的Bean Pole Accessory拍摄的全新写真曝光,在 Summer Mood 的主题下秀智演绎清新夏日风。公开的...

双鱼座2020.08.08
台北市长代寻外公墓上海女子赴台扫墓偿愿

台北市长代寻外公墓 上海女子赴台扫墓偿愿台北市长代寻外公墓 上海女子赴台扫墓偿愿台海首页数字报数字报报 | 繁體 | 海峡导报社主办台海厦门社区...

双鱼座2020.08.08
解析凯迪威沙发的品牌如何

解析凯迪威沙发的品牌如何解析凯迪威沙发的品牌如何,民关注度:2505 民普遍认知程度:47%橙子!提出健威布艺沙发挑选技巧健威布艺沙发品牌简析的...

双鱼座2020.08.07
婴儿床应该如何摆放以及注意事项

婴儿床应该如何摆放以及注意事项日常生活中,广大宝爸宝妈们就会遇到一个疑问: 婴儿床应该如何摆放及其他一些相关的使用注意事项。接下来,就为...

双鱼座2020.08.06
橱柜安装标准

橱柜安装标准炎炎夏日即将来临,在大家感觉到火热的时候,给大家带来一缕幽凉,介绍橱柜安装标准,希望大家能清凉一夏!橱柜安装标准  炎炎夏...

双鱼座2020.08.06
相对于价格上涨板式家具的个性化需求更迫

相对于价格上涨 板式家具的个性化需求更迫切板式家具与实木家具作为传统的家具品类,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消费者对家具有更个性化、多样化的需求。...

双鱼座2020.08.06
产品严格按照出口标准

佛山市滕中藤家具厂专业生产卧室、客厅、酒店、户外、休闲等纯手工编织真藤/防藤家具系列产品,产品严格按照出口标准。 欢迎前来咨询订购,工程...

双鱼座2020.08.06
整体橱柜价格

整体橱柜价格整体橱柜价格是多少,它的计价方式是怎样的,这些大家都了解吗,是否还停留在标价多少就是多少的认知中呢?其实,每一种类型的产品都...

双鱼座2020.08.06
早熟晚黄金桃苗

早熟晚黄金桃苗:想要品质好的晚黄金桃苗就来 果树苗木 时间: 来源:装饰E站通 作者:liqunchanye40 我要评论(0) 小 中 大 早熟晚黄金桃苗:想要品质好...

双鱼座2020.08.06
首页装修资讯开关插座有哪些实用攻略

首页 装修资讯 开关插座有哪些实用攻略? 保证家居用电安全开关插座不能忽视! 开关插座有哪些实用攻略? 保证家居用电安全开关插座不能忽视!20...

双鱼座2020.08.06